康尽欢《脑内小说俱乐部》(十三) 长篇科幻连


发布时间: 2019-09-15

  香港神算子高手论坛!梦境可以出售的时代,少年文七陪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小绿去高级梦境体验俱乐部玩,小绿的主体意识迷失在了一款原本号称安全的梦境中。

  虽然有众多梦境救援专业人员赶来,但为了提高救援的安全系数,给诸位提供经验值,文七甘愿自己先进入小绿所在的梦境芯片副本中去一次。

  在这块因为小绿的存在而变得完全不同的梦境芯片中,文七在斗兽场被狮子扑倒了……

  在小说点评区和我们聊聊你的阅读感受!*也欢迎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康尽欢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代表作品《亲爱的,冰灯再也不会融化了》等。资深媒体人,历年来为《时尚芭莎》《新周刊》《GQ》等刊物撰文超百万字,有多部出版著作。

  困惑是人类可以咀嚼一辈子的下酒菜,你昨天的坚信往往会加重你今天对人生的怀疑,比如,你还记得那个坑你最狠的朋友吗?

  文七被狮子扑倒的瞬间,除了觉得疼痛,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怀念,好像想起了当年的几个朋友。

  文七睁开眼睛,发觉自己在一个粉色的大房间里,一个穿着红衣服戴着红头罩的人,正在准备再扇他一个耳光,他连忙往后跳,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他接着环顾四周,看到红头罩的身后不远处有个深邃的走廊,而自己身后,是一排挂着黄色污垢的白色闸门。

  “小家伙,让我们接着跳舞吧。”红头罩又开始向文七进攻,文七努力躲闪,同时抽出空隙观察自己的身体。

  文七发觉自己的衣服破破烂烂,身上有许多小伤口,但是,血已经结痂,他不太明白,自己上一刻还在斗兽场上被狮子攻击,转瞬间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红头罩似乎看出了文七的困惑,隔着头罩大笑起来,“少年,你一直都在不断的困惑中啊,你有没有想过,你不过是用一个又一个眼前的问题来阻挡自己去思考最关键的问题。都说你们这一代人有拖延症,其实,你们这代人的本质是软弱啊,不敢去面对选择。”

  文七一愣神,觉得红头罩说得有道理,这小小的迟疑,文七的手就被红头罩的手抓住了。

  “我抓住你了,我们可以跳舞了,这一次,你要认真跳舞,不要随波逐流,不要踩我的脚。那处舞会的失败,不过是你人生失败的缩影,你觉得自己在疲于应付生活,而生活还嫌弃你的脚经常落错地方。”

  大厅里响起了配乐的声音,这一次的旋律和节拍是探戈,红头罩带着节奏引领文七起舞。文七想了想红头罩说得话,开始认真集中精神,暂时不去想高塔与小绿。

  两个人的舞步开始越来越合拍,文七觉得红头罩的头罩也变得越来越透明。随着两人的舞步节奏越来越配合,红头罩又开始和文七说话,“你其实不是怕找不到小绿,而是害怕找到了小绿,却还是没有办法打动她吧?”

  是啊,文七当然知道,他自己打动不了小绿,年轻男人那些愚蠢而执着的爱和表现,他都努力为小绿做过。打听好小绿的课表,自己每天早起,在她的必经之路装作偶遇,去食堂里寻找机会对她献殷勤,去认识小绿的女伴,希望她们帮自己多说几句好话……他知道小绿知道自己喜欢她,然而,她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种——你是我的一个熟人的程度。

  这次小绿在梦境中不出来,到底是梦境有问题,还是小绿自己的选择?文七其实想不明白,他自告奋勇先进入梦境,不过是想提高那些正牌金丝雀的成功概率。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经历一场更直白的恶梦,却没有想到,这种自我选择的旅程,才是这个梦境的主调。

  而到底是表面这个遵守社会规则与好人守则的我,才是文七。还是说,真正的文七也是个不惜强迫别人利用别人的掠夺者?

  文七忽然有点明白小绿为什么没有从梦境中离开,也许,小绿自己也太过深邃吧,她和这个梦境里的信息碎片构成的那些“概念个体”,可以更好地聊天与探讨,提升她的自我。

  红头罩看文七不说话,就接着说“你是怕自己说服不了别人吧?你不妨先试试如何说服我,让我放你离开这里。”

  “我是独立的,也不是独立的,我不接受命令,但是我反射情绪,我可以被修正,甚至被消灭,但是,我并不执着于我。”红头罩加快了舞步。

  文七想了想,他明白了这个红头罩是知道自己是情绪与信息的碎片构成,而让他得以存在的契机,其实是借由入梦者的多余算力来构成。对于入梦者来说,那些梦境中的每一个碎片都是你内心的自我的困惑部分的投影。

  “既然你是独立的,那我请求你帮我去寻找我想找的某个人,据说,你们也会因为参与到不同的故事里而变成不同的存在,你不想试试改变自己吗?”文七试着诱导红头罩。

  “你看我像是那么努力追求改变自我的人吗?我努力改变的永远是别人。这世界会改变,而我依然在。”红头罩倒是自信满满。

  “你是狮子的舌头,我被狮子吃了……你和我跳舞,不过是在帮助咀嚼……”想明白了这个答案,血腥味就飘起来了。

  闸门开始升降开合,房间里翻滚出波浪,那些波浪里充满了食人鱼,一点点撕扯文七身上的碎片,文七的小伤口和大伤口都在不断增多。

  红头罩已经松开了文七的手,“没错,既然你这么快看破了真相,我就奖励你一下吧。你可以去下一个关口了。”

  满是小食人鱼的波浪裹着文七,涌向红头罩身后的走廊,文七感觉自己进入了巨大的瀑布,顺流而下……

  文七摔落在实地儿的时候,发现自己落在一个大木筏上,木筏大概二十几平米大,上面堆满了旧家具和床垫,一个老鞋匠和一个长鼻子的木偶男孩正在用一台老式电视机玩太鼓达人。

  木筏漂浮在一片不断冒着泡的灰绿色水域上,水域上空满是酸味,偶尔会有一个大气泡从水域中浮起,飘在空中片刻,然后炸裂,发出腐烂的味道。

  天空是灰蓝色的,泛着一种柔和的光芒,这里似乎没有太阳,在空中的至高出,有一个宛如黑洞的存在,不时从黑洞中落下一些碎片。

  木偶男孩放下鼓棒,看着文七说“你来了,我们等你好久了。”然后,他的鼻子就变长了。

  文七努力搜索着这个场景的梗的来源,发觉这个局面其实是个很糟糕的局面,“我真的赶时间,我不能跟着你们一起等待被别人救出去啊。”

  “等着别人来拯救你的命运,要比自己努力简单啊,你不也是等着金丝雀来解决最终的一切问题吗?”木偶男孩嘲笑文七,他的鼻子倒是缩短了许多。

  文七忽然想到了一个也许有用,但是有点残忍的办法,他上前几步,抓住了木偶男孩的胳膊,对木偶男孩说“如果你我合作,我们就能离开这里,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也愿意给你回报。”

  “给的起,只要你和我一起努力逃出去,我可以把我的这个肉体给你,反正,我已经不想当个大男孩了。”文七觉得自己的计划可以施行了,虽然有点对不起狮子,而且,可能只是暂时脱离一个麻烦,还要回到另一个巨大的麻烦里。

  就算你从狮子的肚子里面逃了出去,你还是在一个巨大的斗兽场里,吃或被吃,依然是你的命运。

  文七忽然想起老鞋匠,他对老鞋匠说,“老先生,你也准备一下,我们一起逃离这里吧。”

  老鞋匠放下鼓槌,坐在他的那个破旧的按摩椅上,慢悠悠地说,“我老了,不想做什么改变了,就让我接着随波逐流吧,只是,我想劝告你们,就算你们做好了靠说谎求生,向上爬的准备,谎言也不一定能把你们支撑到你们想要的高度啊。”

  老鞋匠慢条斯理说话的表情,文七觉得有些眼熟,是啊,那是自己的爷爷的表情,也是自己父亲偶尔喝醉时会流露的表情,那是历经这个世界锤炼后的认命,被命运敲打出了本不想要的形状。

  “别管我爸爸了,让我们去冒险吧!”小木偶跃跃欲试,“你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让我不断说谎,然后用变长的鼻子把我们顶出去?”

  “差不多吧……顶出去?从上面出去,还是从下面出去?直接把胃袋划破,从肚皮出去比较好吧?”文七说出了自己的计划,然后忍不住追问,“你既然早已想到了用你鼻子的计划,为什么没有行动?”

  “我想不到那么多谎话啊……重复的谎言,鼻子不会变很长,说谎也要有创意啊……”小木偶有些不好意思。

  “那我们就一起想一些谎言吧……”文七也刚刚想到这个问题,最初的谎言最简单,不过是对自己不切实际的估计,“我是最帅的男人”“我会爱一个女孩子一辈子”……诸如此类的谎言说了很多,文七想起一句教小木偶一句,小木偶不管明白与否都跟着喊出来,小木偶的鼻子不过长了十几米,离“天空”还很遥远。

  两个人努力想着各种谎言和流言,小木偶的鼻子越来越长,他们已经看不到他的鼻尖。

  整个天空开始抽搐,木筏下面的灰绿色海水开始翻滚,老鞋匠有些惊慌,“糟了,糟了,恐怕在你们戳穿胃壁之前,木筏就会先被打翻,我们就要先被消化掉了……”

  文七此时才觉得慌到用时方恨少,说谎居然是这么难的事,在说了三千条谎言后,他已经脑袋放空,想不到还有什么谎言了。

  终于,胃液之海泛起巨浪,整个筏子被击碎,三个人都被卷入胃液之中,胃液依然在翻滚,文七忽然想到,连忙提醒小木偶“快说真话!”

  他不知道小木偶有没有听到,他只是觉得忽然身体失去了重量,被胃液裹挟着开始了一种强力的方向性运动,历经了长时间的黑暗,就像穿过隧道,在模糊的光影交替中,偶然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然后就是刺眼的阳光,和强风带来的新鲜的空气。

  然后,他发觉自己漂浮在空中,一瞬之后,就开始跌落,身上还有香菜叶和胃液残留,他低头看到狮子在远处的地面上一边摇头,一边在漱口,偶然抬起头,好像看到了随着呕吐物在空中翻飞的文七,还对他遥遥地晃了晃手,好像低声说了句,再见。

  文七还随着呕吐物在空中翻飞,他不知道狮子的胃液倒流竟然有这样强的冲击力,他看到了那座高塔就在自己的左前方,他努力在空中挥动手臂,在残余的胃液之间游泳,想用想象物理来对抗自然力学,在空中来改变自己的方向。

  文七觉得被狮子吐出来的自己,和原本在路上的自己有了一些不同,至少,他知道了自己的恐惧所在,他一直到不了高塔,不是因为梦境的阻挡,而是因为自己内心的恐惧。也许,自己从铁皮人那里拿到了心,又从狮子这里分到了胆量吧。

  他现在决定去面对这个梦境里的小绿,那怕她会明确告知自己,她不想跟自己离开。

  在空中漂浮的时间感是很模糊的,此时此刻,文七才又有了几分在梦境中的朦胧感和迷离感。

  他开始感到自己在下落,方向变得更加靠近高塔的方向,胃液在空气中开始消散,从整团的液体分离成无数细小的微沫,虽然胃酸的味道还在,但是光学反射的效果已经达成,这场胃酸喷射的轨迹残留,竟然形成了彩虹。

  文七跌落在高塔前的草地上,他抬头看到胃酸变成了彩虹,觉得这个梦境其实酷爱嘲讽。

  他开始打量自己身在的草原,这里竟然非常辽阔。孤独耸立的高塔在周围都是一片大草原的反衬下显得更加孤高。

  塔的下面没有守卫,也没有门,就是严丝合缝的巨大岩石粘合的基座,文七抬头向上看,高塔顶端的窗户离自己恐怕有几十米远。文七忽然体会到了那些跑到女孩家楼下的单恋少年的心情,仰望她的那扇窗,其实无比遥远,比物理距离更加遥远。

  “小绿!你在上面吗?小绿!”文七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取得联系,喊,大声喊。

  喊了好久,终于上面传来了一声回答,“你终于找到这里了,你终于要面对自己了,你是要表白吗?”

  “小绿,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愿意离开这个梦境,你知不知道,梦是虚无的,你的身体长期没有意识,会脑萎缩的……”文七知道此时自己其实不该说这些,但是,他也没准备好说小绿想要听到的。

  “文七,你也是跟着我旁听过哲学课的,虚无与真实的界线在哪里?人类的肉体到底是人类的本质还是思想的载体?如果我找到了更好的载体,我为什么还要留恋那个终将会衰老丑陋的肉体,我进入这块梦境芯片的几个小时,我经历了比我这近二十年人生中经历的所有事情还更有趣的事情。而且,这也不像是虚拟世界那种其实一切都有模版和尽头的无聊,这里是一个新的宇宙,一个属于我的平行宇宙。我才不要回去那个都是规矩的现实世界,我想我在这里可以永生,不能随心所欲但是能永不空虚。”小绿开始说起她对这个梦境芯片的感受,高自由度,没有边界,不断变换的规则,出人意料的偶遇角色,她遇到了很多昙花一现的人物。

  文七在高塔之下,听着小绿的声音在说起那些故事,有的故事比他自己经历的更跌宕起伏,有的故事则是一种悠然的漫游。

  文七明白,小绿一直都有资格过更有趣的生活,现实和文七自己一样,都给不了小绿想要的自在。

  文七在高塔之下听着小绿讲述那些故事和感触,听得越多,就越明白自己为什么迟迟不敢来见小绿,宁肯在那些小磨难中受些折磨。

  这一刻,面对觉得自己很幸福的小绿,文七觉得自己完全丧失了立场。如果你一直坚信的自己努力奋战的事情,其实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看到结局的时候,自己是该羞愧还是该懊悔?

  也许,自己该从梦里醒来了,然后去告诉那些金丝雀和挖掘者,不要再为了小绿做无谓的冒险以及去干扰小绿的选择了。

  “小绿,如果照顾你的身体需要花费你家人大量的财力,你家人可能放弃保管你的身体,你有什么意见?”

  “不过是个臭皮囊,让他们放弃吧,我倒是希望她们能帮购买一块有我的意识所在的梦境芯片,我会在这个梦境芯片里活着的,这个梦境芯片里的内容足够我耗尽一生去了解了。”小绿非常坦然。

  “爱信不信吧,不过,不要再建议他们来梦境里找我了。我现在还没有完全融入这个梦境,还能察觉到有其他的意识进入其中。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我和那些信息碎片接触的增加,我也会融入到这个信息环境中,成为某个信息碎片吧,不过,我不在乎,只是,到时候,我可能根本不会在意外界进来的新的入梦者是谁了,只会坚持我自己的游戏时间。我了解我的父母,他们不适合在这个梦境中生活,但是,也会迷失在这个梦境中。”

  “也许是吧,我觉得,我这个梦里还有某个巨大的存在,因为我滞留在这里,而开始了某些清理行动,所以外来的入梦者反而会被这个梦境原本的存在当作信息碎片,要分析和清除,也许,那个巨大的存在也在抓我吧?我和他玩捉迷藏玩得很开心。你也上来看看风景吧。”小绿说完这段话,文七抬头望向高处,看到一条辫子从空中落下,是小绿的发色。

  文七抓住了辫子,辫子开始快速向上提起,文七的心跳开始加快,他知道自己就要看到小绿了,不知道梦里的小绿会变成什么样子?

  文七随着辫子来到了高塔的窗口,小绿就站在窗子的内侧,她穿了一套浅蓝色的公主装,头上还戴了一个小小的公主王冠。小绿有点羞涩,“我穿公主装,是不是很俗气?”

  “你就不担心被你说的那个巨大存在抓住吗?你好像在这个高塔里等我有段时间了?”文七有点担心,他跨入窗口。

  “你这个傻子,我什么也不做的时候,他就是找不到我啊,而什么也不做,对我来说已经是惩罚了。我想去冒险啊!等我把你送回去,我就接着去冒险,这个世界有好多彩蛋的。我觉得在这里漫游,是内心直接的成长。你都遇到了什么符号角色?”小绿一边说,一边回身,高塔内的小客厅里面一切陈设都很富丽,就像那种芭比娃娃屋一样,色调可爱,用品精致。

  小绿在一个小下午茶桌前坐下,她的头发已经恢复到正常长度,“我们一起喝茶聊聊天,说说你的故事吧。”

  文七跟着小绿坐下,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小绿“如果我愿意留下来跟着你一起冒险呢?”

  小绿一笑,“傻子,你就算想留在这个独特的梦境芯片里,也要再去找一块原始版本的啊,如果你也要留在这个芯片里……我们会变成敌人的,而不是冒险伙伴,你的意识也会干扰这个梦境中的剧情,我的意识也会干扰你的剧情,等时间一长,我们会慢慢忘了彼此的真相,甚至看不到彼此的真相,而只会把对方当作自己的梦境中的一个怪兽或者魔王。一个梦境里只能有一个主意识。”

  “所以,你在这个梦境里,最终是要打败那个巨大的存在成为控制这个梦境的主人?”

  “没有人能控制梦境,每个人的主体意识也不过相当于是梦境里更加巨大的信息碎片而已,我只是说,两个意识在一个梦境里会互相干扰,会让梦境变得更破碎割裂,比如你在寻找高塔,而我从别的梦境里的信息碎片中接到了这个消息,我才来到这座高塔。如果我恰好去想象另一个故事,我们的两个期待在梦境中会互相割裂,你在去高塔的路上,高塔坍塌了,你转而去做别的事情,又会因为我的干扰而失去目标,我的目标也会因为你的干扰而破坏,那就成了琐碎无聊的恶梦了……”小绿试着给文七解释,在梦境里,外界几个小时的时差,对于梦境中的入梦者来说,在时间感受上是完全不同的。有时候,一夜的梦境真的是抵得上三生三世。

  显然,小绿已经比文七多经历了很多故事,也从那些梦境碎片投射成的人物那里得到了更多的情报。

  文七忽然觉得,即使是在梦境里,自己也不能和小绿在一个梦境里共同生活,她的梦境里没有你,这样的现实,真的是很让人伤心。

  “好,我知道了。承认现实总是比做梦简单。那就祝你在这个梦境里过上你喜欢的生活吧,我要离开这个梦境了。”文七努力保持语气的平静,从不死缠烂打是他的人生原则。

  小绿愣了一下,又露出了一惯的笑容,“文七,你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啊,难怪我愿意和你一起出去玩,你真是从不拖泥带水和纠缠不清。我佩服你!你要不要看看这个世界的风景啊,至少,在这一段时间里,这座高塔也是这个梦境芯片中独特的存在,可以看到许多地方。”小绿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窗口。

  “不了,不看了,我对这个梦境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该怎样自己决定醒过来?”

  小绿把右手放在文七的额头上,“就像我们的日常一样,当你发觉你在做梦的时候,你就要醒来了。”

  小绿的手掌挡住了文七的眼睛,文七觉得眼前一阵朦胧,然后,身体微微发酸胀,鼻子里面有点干燥,嘴巴里面开始泛起了微微发酸的味道。

  他知道自己醒过来了,就像每个日常的清晨,只不过,这里没有宿舍里面的味道。

  文七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回到了脑内小说俱乐部的机房,方大卷,王列侬,燕如雪,金不文,谢蓟笙都在一旁看着他,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大家一起高声欢呼。

  燕如雪双手扶住文七的肩膀,“小兄弟,你真了不起,竟然能在这样的梦境中返回,我们在监视器上看到了你的表现,你真厉害,你打碎那些骑士时候的样子真是太帅气了。”

  “小子,干的不错啊,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要不要跟着我学习如何做一个金丝雀,去鉴定梦境吧,我觉得你是这方面的人才。”

  谢蓟笙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但还是开口说道“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反倒是如何去说服小绿的父母了,小兄弟,你有办法吗?我们都是处理梦境体验机的突发事故的人,对于日常的人际交往真的不擅长啊,你能去说服小绿的父母吗?让他们尽量保留小绿的身体,以及长期持有和保存一枚可写入的梦境芯片,让小绿的主体意识可以在其中生存。”众人七嘴八舌接连不断地对文七说着各自的看法和打算。

  文七从梦境体验仪中出来,走到小绿沉睡的那台机器前,他低头凝视着小绿在睡梦中的脸,拼命压制着自己的念头。

  因为文七发觉,自己其实还是在一个梦境里,自己不过是在梦中梦到了自己醒来……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友情链接:
香港挂牌,香港挂牌全篇正版全篇,38香港挂牌正版彩图,香港挂牌正版彩图93期,香港挂牌正版彩图2017,香港挂牌香港正版挂牌正版彩图,香港挂牌正版彩图201760期,4749铁算盘4749香港挂牌4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