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江南申请“上海堡垒”商标被拒8次


发布时间: 2019-09-14

  8月9日上映的科幻电影《上海堡垒》,遭遇票房口碑双失利,于一周后低调下映,本以为这场“网络群嘲”会就此翻篇抓码王109期但近日,电影《上海堡垒》全网上线试图“回血”,毫无意外地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市场表现不佳之外,电影《上海堡垒》也不断卷入“侵权与维权”的风波。

  8月12日,微博博主@_Shawn_Wang_称,电影《上海堡垒》的官方账号在微博宣传时,盗用其拍摄的原创视频素材,并贴出官微、导演的微博截图,和自己的视频素材做对比,可谓是“实锤”满满。

  在此之前,电影主创刚刚就电影本身向公众道歉,如今又陷入抄袭事件,彻底让大众对电影《上海堡垒》的好感度降至冰点。

  从道歉到下映,再从侵权到道歉,一系列状况让电影《上海堡垒》逐渐“放弃挣扎”。

  江南,真名杨治,畅销小说领军人物、内地幻想文学代表,2009年的小说《上海堡垒》是其代表作之一。作为2013年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同时身兼多家公司的总经理,江南虽为作家,但十分重视“自身知识产权”。

  小编通过中国商标网检索发现,“上海堡垒”已经被多次申请过商标,截至目前共有9次,从时间线批。

  分别是2016年8月12日申请的第9、16、41、42类,2018年7月12日申请的第9、41、16、42类,以及2019年8月27日申请的第25类。

  从结果上来看,2016年、2018年的申请,商标状态都是“无效”,2019年的申请显示“此商标正等待受理,暂无法查询详细信息”。

  仔细研究这9个商标不难发现,2016年和2018年的申请人都和江南有关。

  小编通过启信宝搜索江南的真名“杨治”看到,其在北京灵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杨治影视文化工作室均担任多重身份。

  小编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上查到,《上海堡垒》(影剧备字[2015]第1720号)于2015年9月份通过立项,该电影于2017年9月份开机拍摄。

  也就是说,江南在电影立项之后、拍摄之前,就已经着手申请注册“上海堡垒”商标事宜,其商业敏感性与知识产权意识可见一斑。

  小编随机检索了江南的其他作品,发现其几乎对自己的代表作品全部申请了商标,并且大多已经注册成功,看来,江南在下一盘大棋。

  不过,就“上海堡垒”的商标而言,尽管江南用两个申请人主体,分两批申请4个分类,中间又经历多次驳回复审,“上海堡垒”的商标还是没有获得核准。

  商标注册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与他人在先申请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

  我国现行《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第三十一条规定:“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

  从目前“上海堡垒”的9个商标申请情况来看,除了前8件“上海堡垒”商标由江南申请,以及近期被一名为李家铃的自然人申请的1件之外,并没有其他商标申请出现,所以可以排除“上海堡垒”注册失败是因为“遭人抢注”的情况。

  我国商标法第十条(八)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

  “上海”作为我国直辖市,是省级行政区,很显然符合商标法规定的“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

  同时,“上海”二字一般指城市上海,并没有其他含义。比如“凤凰”牌自行车的商标,虽然“凤凰”是湖南凤凰县的地名,但也可以指代《山海经》中的凤凰鸟,甚至后者的含义要大于地名的含义,所以“凤凰”可以被注册为商标。

  而关于“上海堡垒”商标未获准注册的原因,确实“上海”二字有关,这一点在数份“上海堡垒”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得到了印证。

  据驳回复审决定书显示,申请商标中“上海”是我国直辖市之一,属县级以上行政区划名称,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使用,申请商标已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指的情形。其它商标获准注册情况与本案不同,非申请商标获准注册的当然依据。

  作为作家,同时也是商人,这样的双重身份属性,使得江南很容易陷入知识产权的纠纷中。虽然“上海堡垒”的商标申请屡次被驳回,但相较电影本身而言,似乎不算什么坏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香港挂牌,香港挂牌全篇正版全篇,38香港挂牌正版彩图,香港挂牌正版彩图93期,香港挂牌正版彩图2017,香港挂牌香港正版挂牌正版彩图,香港挂牌正版彩图201760期,4749铁算盘4749香港挂牌4z。